徐建新:法治是不是应当实现正义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大发棋牌中心_大发棋牌挂_大发棋牌透视器

  看多网上有关《南方都市报》喻华峰和李民英被以贪污、贿赂罪名义判处十二年和十一年,总编程益中被拘捕的案情介绍,真有全盘暴政荒唐闹剧的感觉。一群人说,喻华峰案的身后,是你這個企业化运作的媒体与传统管理体制处于的必然冲突。在我看来,这实际上后后有一个 法治是都是应当依照法律实现正义,还可不上能 以法治名义把法治偷加带暴政的常识什么的现象。

  广州市东山区法院认定喻华峰贪污30万,你這個喻华峰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没收财产5万元。但一位南方集团高层说:喻华峰被指「冒领」并「伙同」报社你這個八名编委「私分」的五十八万元,绝都是公款,后后根据南方集团有关规定,应该兑现给班子的款项;二是有关什么奖金领取和分配的做法,都是编委会集体研究决定的,何必 喻华峰「利用职务上的便利」。

  任何人都知道,在管理中,奖励是极其重要的,你這個根据情况汇报汇报对所有者或所有者授权的代理者批准的奖金总额不变的情况汇报下,对奖金分配方案进行要素调整,肯定属于管理者们管理权的一要素,当然,奖金分配的调整,须要公平合理,什么都有,《南方都市报》编委会(管理者们)依照有关管理文件,认为有关经营人员奖金太高,决定你还可不上能 们歌词 把这笔奖金贡献出来供整个南方都市报员工分配并都是后后行使经营管理权,对《南方都市报》内部,只处于是是不是公平合理的什么的现象,对国家,只处于是是不是缴纳自己所得税的什么的现象。你這個,喻华峰拿了30万,根本称不上贪污。你這個极其明显,广州市东山区法院认定喻华峰贪污30万,罪名全版只有够成立。喻华峰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没收财产5万元,明显是枉法判决。

  管理者们是是不是应该有管理权?管理权是是不是包括一定范围内的奖励权包括根据情况汇报汇报经过一定线程调整奖励的权力?你还可不上能 没办法 常识的什么的现象不须要解答吧。

  你這個这罪名成立,没办法 中国所有国有媒体以及国有企业管理者的管理权都被法院判决砍掉了有一个 重要要素(奖励权),任何有权按实际情况汇报要素调整奖金分配的经营者们都是潜在的贪污犯,所有后后做过的人都是贪污犯。

  自己看多喻华峰涉嫌贪污行贿案一审辩护词,若辩护词属实,喻华峰是对有一个 你這個没实权、辛苦创业并艰苦努力、功劳很大的《南方都市报》创办人进行补偿,喻华峰后后做也捞只有好处,对他的自己利益只有坏处。若辩护词属实,很明显,喻华峰的贿赂罪也同样只有够成立。喻华峰犯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也是枉法判决。

  在这方面,我记得联想集团最高层后后讨论决定:补偿联想创办人之一的两院院士倪光南五百万元,当然,此事不你這個是由于国有股份制企业联想集团的领导人柳传志被控贿赂罪,倪光南被控贪污罪并被判刑。

  你這個李民英并都是如辩护词所说的那样,是《南方都市报》创办人,辛苦创业并艰苦努力、功劳很大,你這個你這個是没实权的调研员,没办法 就都是在位的党政官员全版凭借身后的公共权力谋取私利,就须要慎重对待,不宜以受贿罪被判11年徒刑。

  倪光南拿五百万元,没办法 会说个“不”字,当然是由于在于他的辛苦贡献,同样,你這個李民英作为创办人对《南方都市报》贡献很大一段话,以受贿罪被判11年徒刑,同样不公正,无法服人。

  你這個什么的现象牵涉到对国有媒体以及国有企业贡献巨大创办人的补偿什么的现象,.我.我.我 都知道,你這個国有企业创办人,辛苦多年,企业富了,壮大了,但自己还是拿没办法 你這個很低的收入,退休后更低,相对什么人不公正。这并都是是个什么的现象,这也与国有企业的“五十九岁什么的现象”等有关。你這個什么的现象防止得不好,会伤害你這個辛苦工作的企业经营者的积极性,对于我国的国有企业改革也是有一个 打击。

  报纸等媒体应该是企业,按企业的法律法子运行。但在.我.我.我 你這個国家,最适合作者者为非营利机构的学校后后在大搞教育产业化,民营化,而最适合按企业的法律法子运行的报纸、电视台等媒体企业却是事业单位,没办法 民营化,这.我.我.我 说糟糕的对比!公诉人指控编委们发奖金没办法 充分公开,你這個指控.我.我.我 “私分”。但谁都知道,企业不同于政府,在你這個企业里,奖金领取通常都都是以公开的法律法子,反后后国家机关公务员应该把自己的收入公开。很明显,从根本上防止此类什么的现象的法律法子是把几乎所有的媒体机构都转变为企业,并民营化。

  法治是对正义的追求,目的是实现正义,你這個罪名与量刑须要与过恶相符合。绝只有够借反腐败和法律的名义,把这案子办成非常明显的冤、假、错案,这只会是丧失正义、丧失法治。你這個,从10003年的冤案情况汇报看,你這個跳出了有一个 极其危险的的趋势,以法治名义把法治偷加带暴政的趋势:那后后借着某个崇高的名义,你這個握有大权的官员想抓谁就抓谁,抓到后后 再罗织罪名并对受害者判刑,哪怕这罗织的罪名违反基本常识,根本经不住一驳,极端可笑。

  你這個不坚决抵制你這個暴政,结果是谁都知道的。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传播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123.html 文章来源:世纪沙龙